Newtalk網紅 IG

蔡筱穎觀點》棄權和猶豫籠罩法國總統選舉 極右聲勢直逼馬克宏

新頭殼newtalk 文/蔡筱穎
2096-08-20T08:49:47Z
法國總統馬克宏。   圖:翻攝自馬克宏臉書影片(資料照)
法國總統馬克宏。   圖:翻攝自馬克宏臉書影片(資料照)

8日是法國大選競選活動結束日、首輪投票前兩天,按照相關規定,競選宣傳以及選民調查都應當在8日午夜停止,直到首輪投票結束。根據法國民調機構的調查顯示,目前的狀況與2017年基本一致,兩個熱門總統人選「共和前進」(LREM)的馬克宏(Emmanuel Macron)和「國民聯盟」(Rassemblement national)的勒彭(Marine Le Pen)將參加第二輪投票活動;最終,馬克宏將獲勝,但馬克宏的優勢正逐漸縮小,兩人最新民調僅差5%。

根據OpinionWay七日發布的最新民調,極右派的勒彭和極左派的梅朗雄各自又贏得2%,支持率分別位列第二(22%)和第三名(17%)。相較之下,馬克宏的投票意向從一週前的28%下降到26%。該民調預測在第二輪中,馬克宏和勒彭差距也在縮小:馬克宏將以53%比47%的優勢戰勝勒彭,而一週前的估測為55%比45%。

週日的第一輪選舉是在先有疫情攪局後有烏克蘭戰爭爆發的國際局勢緊張背景下進行,使得本該備受矚目的大選變得黯然失色,還被容為俄烏戰爭的「附帶受害者」。原本早該開展的競選活動直到近日才姍姍來遲,造勢活動還曾短暫停擺,選舉日程大幅度縮水,電視台也沒有候選人辯論,法國人熱中選舉的政治辯論退位,甚至沒有對不同候選人競選綱領之間進行比較,大量選民棄權和猶豫不決的氣氛的陰影籠罩。

因此,在8日競選活動正式結束前,12名大選候選人的主要挑戰是爭取動員各自的支持者,調查顯示,只有67%的法國民眾肯定會去投票。

對於棄權率可能接近或超過2002年28.4%的記錄,Odoxa的民調顯示,棄權人數最多的可能是左派選民,首先是社會黨選民棄權率達27.8%、法蘭西不屈服黨為27.5%、生態綠黨為20.6%。年輕人的棄權率可能更高,18歲至24歲年齡組為40%,25歲至34歲年齡組為34%,而65歲及以上年齡組只有20%。此外,最貧困人口最有可能放棄投票,這一比例達41%,而最富裕人口的這一比例為16%。

候選人們還要吸引那些還未下定決心的選民,人數約為確定投票群體的三分之一,不確定自己要不要投票的人理由五花八門,最多見的理由是沒什麼新鮮事,該決定的早就被提前決定了。這項民調還顯示,在離投票僅剩兩天之際,不確定性仍然很大。

29%的法國人說他們肯定會投票,但還不知道投票給誰,或者可能會改變主意,最猶豫不決的是左派的「社會黨」(57%)和「生態綠黨」選民(46%),最堅定的是執政黨「共和前進」選民(91%)、極右派「國民聯盟」選民(90%)和「收復失地」選民(87%)。

只剩48小時的首輪選舉,民意平台所揭露的不確定性達到空前高度,極難確定這次選舉的利害關係也是民眾不知為何而選的主要原因,1981年明確的是要與資本主義決裂和轉變,1995年是社會分化,要在更布爾喬亞的右派及更社會化的右派之間作選擇,2012年,是要反對薩科齊並消減他造成的社會壓力;2017年,選擇另外一種政治方式,終結左右對立。但在2022年,全球化產物的極左極右勢力方興未艾,傳統左右派大黨幾乎瓦解殆盡,劇變接踵而至,法國人焦慮著究竟面臨的核心問題為何? 約37%的法國人感覺目前狀況正在接近一個「憤怒且非常叛逆的法國」。

因此,2022年選舉年被形容為法國人腦袋在別的地方,根據最新民調,62%的法國人對此次總統選舉不感興趣或幾乎不感興趣。更令人驚訝的是,12%的法國人不知道第一輪投票將於10日舉行。選民的優柔寡斷為首輪選舉帶來了 不可忽視的不確定性,即使目前還是由馬克宏和勒彭在民調中繼續領先,然而,大規模的棄權可能性又讓這次選舉的結果充滿變數,可能推翻所有的民調預測。

另外一個原因或許是,66%的法國人相信馬克宏會當選,既然如此,又何需特別去關注選舉活動?

俄烏衝突給法國大選帶來的影響還有待觀察,現在談論能否讓馬克宏受益為時尚早,因為隨著烏克蘭效應趨弱,馬克宏試圖調停烏俄衝突,拉抬選舉,卻被俄羅斯總統普丁反覆欺騙,不只丟了面子,民調也逐漸走低,部分也應歸咎於他忽略競選,總統與候選人兼於一身的他自信於民調的領先,會在第二輪勝出,不料,一度曾保持在30 %的高位,三周來領先優勢漸漸趨弱,投票在即,原本可能對勝選充滿信心的馬克宏終於意識到了危險。尤其,馬克宏被揭露在執政上僱傭美國顧問公司麥肯錫( McKinsey) ,協助處理解決一些國家面臨的重大問題,例如疫情,總統府就此案件付給這家顧問公司1200萬歐元,放著法國的高級行政人才不用,還要解散行政學院,不只一切外包,還相信外來的和尚會唸經,醜聞使得馬克宏形象大損,在麥肯錫被指控逃漏稅後,萬眾更矚目此事件是否會影響到馬克宏競選連任。

烏克蘭戰爭壓倒了競選辯論,候選人們的辯論重心從國家政策改革轉向與俄羅斯總統普丁的關係,利用這場戰爭達到各自政治目標,從馬克宏到極右極左都有。馬克宏的最大競爭對手勒彭與普丁關係微妙,2017年大選首輪投票期間,她曾前往克里姆林宮與普丁會面,她把與俄羅斯的親近關係當做競選利器,還將與普丁的合影放進競選小冊子,這也提醒了民眾,她無法從法國銀行貸款進行選舉,是俄羅斯銀行提供3000萬美元的貸款。不過,俄烏衝突暴發後,勒彭團隊連夜銷毀了數百萬份競選手冊,試圖與普丁進行切割。從民調顯示,勒彭的支持率仍在持續上升,普丁並未影響到她,反而是一部分希望趕走馬克宏的選民也開始在她身上打賭。

激進左派「法蘭西不屈服」黨候選人梅朗雄年初投票意向還低於10%,在呼籲進行有效的投票後,最近幾周一路走高,達致16%-17%,梅朗雄希望一統包括綠黨、社會黨、共產黨等相對粉末化的左派力量,因而使得綠黨候選人雅多和巴黎的社會黨市長伊達爾戈,在競選的最後幾週,都因這種有效投票策略而受到了很大的影響。雖不排除他有進入第二輪的可能性,但由於他在烏克蘭問題上的立場修正得太晚,以及不討左派溫和選民喜歡的小圈子個性,「很有可能會製造一個意外驚喜的機會」瞬間渺茫起來。

「國民聯盟」總統人選勒彭(Marine Le Pen)。   圖/取自www.facebook.com/MarineLePen
「國民聯盟」總統人選勒彭(Marine Le Pen)。   圖/取自www.facebook.com/MarineLePen

話題討論

熱門話題 more >
  • 字體調整
  • top
  • 留言
  • 更多
留言
引用
發文
追蹤
字級
請注意
說明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