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陳昭南觀點》從遷黨回台到完成「寧靜革命」 而獻策獻身的那群人

新頭殼newtalk 文/陳昭南
1970-01-01T00:00:00Z
曾任台灣革命黨總書記洪哲勝與第二副總書記暨前立委陳昭南於2017年9月在行政院前合影。   圖:朱蒲青攝
曾任台灣革命黨總書記洪哲勝與第二副總書記暨前立委陳昭南於2017年9月在行政院前合影。   圖:朱蒲青攝

上世紀80年代,是台灣海內外民主運動轉變台灣歷史的空前蓬勃年代。

從70年代台灣島內發起「鄉土文學論戰」以至1979年的「美麗島事件」後,在海外一群有志之士,咸認為海外的「周末革命家」已跟不上時代的突飛猛進而激發出「職業革命家」的進化新概念。當時包括我在內的多位從歐洲轉移到美國西部洛杉磯的許多同鄉,以及從台灣赴美的許信良、謝聰敏、林水泉,再結合了洛城在地的許丕龍、楊加猷、鄭紹良、江昭儀、陳芳明、羅慕義、王耀南、顏朝明、蔡建仁、胡忠信、孫慶餘、陳婉貞,還有從法國過來的張維嘉、李鳳音等幾十人共同組成一個團隊並成立「美國美麗島週報社」發行「美麗島週報」,自此展開了從事「職業」的反國民黨運動(後來從日本過來的史明獨立台灣會也加入)。

「遷黨回台」行動強逼黨國開放黨禁解除戒嚴

1983年在美國的「台灣獨立建國聯盟」(WUFI)由於長期在內部對於「反蔣建國運動」的路線爭議,加上適逢當時的該聯盟主席改選,被內部成員認為選舉不公不透明,而包括洪哲勝、田台仁、黃再添以及康泰山等部份盟員宣示退出該組織,之後則與在美西洛杉磯的「美麗島週報社」部份成員(許信良、陳昭南……等人)結合而共同組成更激進的反蔣建國團體「台灣革命黨」,並由洪哲勝擔任總書記,許信良擔任副總書記,田台仁、黃再添擔任中央委員,康泰山和陳昭南擔任中央監察委員(尚有部份幹部,目前尚不宜公佈)繼續在海外與國民黨勢力鬥爭。

我們當時為了加強和台灣島內合流,由許信良公開出面和絡繹不絕地由島內來洛杉磯的民主運動人士接觸(包括康寧祥、黃煌雄、尤清……等知名黨外人士),相互討論交換意見而逐漸形成台灣島內必需要組織政黨的思維共識,而這具體策略的執行方案,則係經由先在海外「建黨」,然後再「遷黨回台」的具體行動來正面挑戰當時國民黨的獨裁統治進而揭露其拒絕「還政於民」的殖民真相。

此策略立即在「台灣革命黨」內部引爆議論。在經過激烈的多面向辯論後,我們毅然決定解散「台灣革命黨」,並做成兩項具體結論:

1,完全支持並全力配合在海外建立「台灣民主黨」及實踐「遷黨回台運動」。

2,基於「中國民主化是台灣安全的最大保障」所以部份同志留在美國結合中國民運人士,推動中國民主化運動。

之後海外隨即開始落實一連串「建黨」及「遷黨回台」的具體行動,直至促成台灣島內「民主進步黨」的真正成立。此一過程在新出版的《鮭台:1986.05.01鮭潮回台破黨禁》一書之各篇章中都已具體陳述,在此就不再重覆。

1986年9月台灣革命黨總書記洪哲勝發表解散聲明,同時祝賀民進黨早日完成見黨。 圖:洪哲勝提供 1986年9月台灣革命黨總書記洪哲勝發表解散聲明,同時祝賀民進黨早日完成建黨。 圖:洪哲勝提供1986年9月台灣革命黨總書記洪哲勝發表解散聲明,同時祝賀民進黨早日完成建黨。 圖:洪哲勝提供
1986年9月台灣革命黨總書記洪哲勝發表解散聲明,同時祝賀民進黨早日完成見黨。 圖:洪哲勝提供
 
1986年9月台灣革命黨總書記洪哲勝發表解散聲明,同時祝賀民進黨早日完成建黨。 圖:洪哲勝提供
1986年9月台灣革命黨總書記洪哲勝發表解散聲明,同時祝賀民進黨早日完成建黨。 圖:洪哲勝提供

「不流血革命」的首謀獻策者曝光

在1989年美國洛杉磯的某月,從台灣當局派來的一位國民黨內頗具知名度的人士,飛機一落地即在機場接受華文媒體的採訪,其中被問起此趟來洛杉磯訪問的任務時,他毫不掩飾的直言,此行的目的就是來見住在洛杉磯的許信良。之後雙方被安排在該知名人士的友人Acadia的住家見面,當時尚有另一位見證者在場。

該次談話中,許信良直接問說:「今天的談話內容,會向李總統報告嗎?」該人士直接回答:「不會多一個字,也不會少一個字。」(高手過招值得我輩學習)。於是許信良就直接說:

李總統現在正坐在火山上面,隨時會有危險!化解的方法,我直接建議:第一,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第二,讓在野的民進黨勢力越大,李總統在國民黨內就越安全;而最後的目標就是要還政於民,讓台灣能够長治久安!

(註:見諸後來台灣政局的變化,從表面上看,李登輝拉攏郝伯村撤換李煥,接著推動民進黨主張的國會全面改選,總統直接民選,並在公元2000年才能讓本土的民進黨有機會執政。)

尤其是1996年3月23日的總統直接民選,當時國外媒體直稱台灣完成一場「不流血革命」(或稱「寧靜革命」),把專制政體一舉改變成民主政體!從此台灣人民的主權已受到完全的保障而成為主權國,衹剩下依民主方式由人民直接「制憲改國號」而已。

最後值得一提且值得留做日後歷史評鑑的是:當年「台灣革命黨」解散所提出的第一個結論,則由我個人單獨用行動去執行。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當「民主進步黨」在圓山飯店宣告成立之際,史上最大惡法的「懲治叛亂條例」尚未廢除的當口上,1990年6月24日我獨自搭機回到台灣。如預料中,在機場入關時遭到逮捕並直接送到台北土城看守所羈押。稍後即以「懲治叛亂條例」第二條第三款(俗稱的二條三),最高刑期為無期徒刑提起公訴。延至第二年因「獨台會」案在輿論界掀起巨大波瀾,政府不得不在強大民意下廢除「懲治判亂條例」,我也因而被改換成依據「刑法100條內亂罪」偵辦,最後在台灣人民勇敢的抗爭之下,刑法100條終於修正通過,我也因此得沾雨露,最終以「免訴」收場。

因此風雲際會,我成為台灣最後一個政治犯(在台灣凡是依「懲治叛亂條例」偵辦起訴的人都被尊稱為政治犯),不過這是後話。可堪提及的是,有一個記憶是永難揮去的。

1990年6月24日我被覊押在土城看守所,在第二天的「放封」時間,我向聚集在一起的「五二九反軍人干政」示威時被捕的難友表示:海外的反國民黨人士不久將會陸續的回台參加爭取民主運動,而我只是第一位而已。

是年6月29日,就在李登輝總統舉辦「海內外國事會議」的前夕,我被檢察官提訊,在偵訊中彼此展開相互攻防詰辯,詎料最後檢察官孫長勛竟以「懲治叛亂條例」第二條第三款無期徒刑起訴,並同時宣告「律師責付交保」,迅間讓當時守在偵訊室旁聽採訪的媒體記者全體嘩然!有記者大聲質問:「報告檢察官,依據中華民國法律規定,刑期在五年以上的罪犯,不得交保,他怎麽可以宣告律師責付交保?」這時檢察官回頭大喝:「我說可以就可以!」(完全忽視法律的規定,我當時確定可以說他們是無法無天之徒!例如曾被二條三起訴的美麗島事件八君子前輩們,也都是被囚禁至李登輝總統特赦才結束牢獄之災)。

命運的寵幸者:台灣最後一位政治犯

我是最後一個政治犯(被以懲治叛亂條例起訴),也是廢除該惡法的第一個受益者,更是刑罰100條修正案後的「免訴者」,我感謝所有為台灣民主奮鬥奉獻犧牲的台灣人民!

也因此,我才能够有幸參與到之後的國會全面改選、總統直接民選的兩大戰役,以及後來又再參與2000年、2004年、2016年、2020年四次與國民黨的總統大選殲滅戰役,並完成了當初「台灣革命黨」解散時所召示的主張:今後與國民黨戰鬥的主戰場在台灣的信念。

正值為紀念洪哲勝畢生為台一路打拼的志業,昔日夥伴們編輯專書《鮭台--1986/05/01 鮭潮回台破黨禁》出版之際,謹藉此著墨,再次緬懷洪哲勝同志的偉大奉獻,以及感謝當年全體為台灣民主運動犧牲奉獻的每一位朋友們!

(編註:本文作者陳昭南,當年書寫都以化名「陳南城」發表)

作者陳昭南:曾任第二屆、第四屆立委、現為網路媒體專欄作家

台灣革命黨同志合照/田台仁(左1)與革命黨總書記洪哲勝(中)、楊嘉猷(右二)等人合照。 圖:洪哲勝提供
台灣革命黨同志合照/田台仁(左1)與革命黨總書記洪哲勝(中)、楊嘉猷(右二)等人合照。 圖:洪哲勝提供

想當年,我們合奏「遷黨回台」的進行曲

【附文:昔日台灣革命青年田台仁在新書出版前寫給陳昭南的信箋,此信寫在2022年3月3日】

阿南老兄弟:

看完你的大作,引起我無限的懷念與回憶,諾大的感觸,並為自己曾經參一腳而感到欣慰。

其實我倆不是在革命黨內才認識的。我們的認識是早從1975年在科隆萊茵河的遊船上舉辦的「歐台會」(編註:歐洲台灣同鄉會),那時就見面了。那時是我首次見到彭明敏,鄭自才,張維嘉,趙有源。但我們一直沒能在一起,直到後來(台灣)革命黨成立後。

細數昔日海外「反蔣運動」的心頭點滴

真的,我們確實合奏了一曲「回台進行曲」的交響樂。也讓我想起1985我們曾經從紐約飛到布魯塞爾,自阿彪來接機,帶我們去租車後,一直開車到奧國參加歐台會。同程我們也拜訪好幾位同鄉,並在他們家過夜,包括:義大利菲冷翠的陳主加,茵斯堡(Innsbruck)的高成城,沙茲堡的陳丕元 - - - 等人。那趟訪程是革命黨首次向歐洲同鄉會正式亮相。

你的大作「回台進行曲」,從提及美麗島的成立背景,以及加州那群非WUFI(編註:台灣獨立建國聯盟)的盟外人士,如何在許信良創辦美麗島週報社搞起反蔣運動,進展到如何與遷黨回台專案掛勾。這部份佔據整篇文章約四分之三。其實這些過程在本書許多地方都有詳細敘訴過了。所以顯得有些重複。

不過,非常難得之處是:你文章最後部分,寫有關「我成為台灣最後一個政治犯(在台灣凡是依「懲治叛亂條例」偵辦起訴的人都被尊稱為政治犯)」,這部份是非常珍貴的史實,因為沒有人寫過。從戒嚴白色恐怖時代,一旦解嚴之後,最快得到解嚴之福利者,歷史上算你是第一人:而且是奇蹟般地從「懲治判亂條例」,被改換成「刑法100條內亂罪」偵辦,再因解嚴而修正刑法100條,使得你不受起訴。

我認為這段你應該好好地細寫其當時的心理過程,家人反應,和律師與朋友的洽商,偵訊時辦案人對你的態度,你在裡面的遭遇等等。

歷史的巧合?運籌帷幄的民主戰鬥?

你這段在解嚴後被釜底抽薪免予砍頭的事,正好可接續闡述1987到2000年這段的民主化過程。換句話說,當解嚴後,若沒有再出現幾件事,台灣原本應該採取的革命路線不會被更換的。所幸的是共有好幾事件都在同一時期發生,才讓整個台灣民主化的進展,把所有的必要條件都同時聚集在一起,包括:

1.解嚴不久後,蔣經國死了;

2.李登輝在國民黨內幾乎被宮廷政變下,把國民黨政權安穩地維持下來;

3.李登輝在位期間,進行了體制內改革的最大限度:凍省,憲改,與開放總統大選。

試想,從1986 05 01 到1996首次總統大選,從白色恐怖到總統大選,才不到10年功夫,這是創下人類政治史上所有民主化過程的紀錄。

回想:

1995 夏天,民進黨為了總統大選黨內初選,在彭明敏與許信良兩人黨內競爭的激烈狀況,若翻看當時的媒體報導,一定可以找到非常多相關消息。然而,這些對台灣人來講,都是處女經驗,首次的直接投票選舉提名民進黨的總統候選人。

別看1996年的總統選舉的結果,雖然民進黨的彭明敏大輸國民黨李登輝,但這個總統直接民選的體制已經被板上釘釘創下台灣本土人士能在2000年首次執政的堅定基礎了。接下來,還有任何理由說繼續保持武裝革命奪取政權路線的必要嗎?絕對沒有。

戳破「蔣經國開放黨禁」的歷史大汽泡

換句話說,從 1986 到2000首次非國民黨人執政,只不過14年,這中間坎苛的過程都僅起始於1986年5月1日的(遷黨)歸台破黨禁。不但白宮與國務院受到海內外台灣人運動的刺激了,美國國會施壓了,蔣經國承受不住壓力而退讓,促造在1986年9月28日在圓山上宣布民進黨成立而不加逮捕;再加上李登輝1996年登基總統祭出一連串針對國民黨體制的大改革,進行了凍省,兩次憲改,與開放總統大選。

這些成千上萬的必要條件全部聚集在這短短14年當中,才有今天台灣的成形。邦銜國號不管叫啥,那都次要,關鍵是,自治,民主,自由與強壯穩健的發展性。

最近,更從俄羅斯烏克蘭的戰爭中,我們確認,所有北京(對台)叫囂的威脅都是假的。不管如何,歐美針對俄羅斯侵略戰爭的懲罰手段,若同樣應用到北京的任何侵台舉動,北京絕對受不了同樣的制裁,畢竟北京的生計是嚴重倚靠進出口維生的邦國,受不了金融徹底隔閡的制裁。

這一來,可以讓我們更有信心,雖然過去曾主張不排除採(取)武裝方式的獨立建國革命,如今即使演變到當下繼續在所謂「中華民國台灣」的框架下,我們可以確定的是: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過去不是,現在不是,將來更可大膽確定地說不是。

開啟這條路線的第一步:就是,1986年5月1日的《鮭台:1986.05.01鮭潮回台破黨禁》中最重要的歷史過程之詮釋。

透過紀念洪哲勝的文字、整理其珍貴的「鮭台」專案收集與資料,新書隆重推出:《鮭台:1986.05.01鮭潮回台破黨禁》。 圖:洪哲勝紀念文庫編撰小組 紐約台灣研究社提供
透過紀念洪哲勝的文字、整理其珍貴的「鮭台」專案收集與資料,新書隆重推出:《鮭台:1986.05.01鮭潮回台破黨禁》。 圖:洪哲勝紀念文庫編撰小組 紐約台灣研究社提供

新書隆重推出:《鮭台:1986.05.01鮭潮回台破黨禁》

透過紀念洪哲勝的文字、整理其珍貴的「鮭台」專案收集與資料

讓我們得以深入討論被長期忽略的台灣革命黨理念、海外台灣人運動的起落浮沉

同時比較臺灣革命黨成立前的台灣島內外情勢,觀察其之運動觀與方向,如何充滿革命性

特別是1986年5月1日「鮭潮回台破黨禁」

此一「遷黨回台」專案設計,絕對是開啟整個日後新運動方向的分水嶺

讓戒嚴霸占台灣長達 40 多年,且在美國白宮支持下的蔣家政權

因此開放黨禁,甚至最後拱手讓出總統位置

種種經由洪哲勝長期不斷思考,包括群眾運動的理論、啟蒙的方法、民主概念等,都呈現在本書內。

本書結構分成三大部分。

第一部分就是詳述「遷黨回台」,從醞釀到結束整個過程的史實記錄與分析。

第二部分就是當時各媒體報導的參考資料。

第三部分就是完整收集形成「遷黨回台」的相關思考依據與理論分析。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Newtalk新聞立場。)

陳昭南觀點》從遷黨回台到完成「寧靜革命」而獻策獻身的那群人

上世紀80年代,是台灣海內外民主運動轉變台灣歷史的空前蓬勃年代。 從70年代台灣島內發起「鄉土文學論戰」以至1979年的「美麗島事件」後,在海外一群有志之士,咸認為海外的「周末革命家」已跟不上時代的突飛猛進而激發出「職業革命家」的進化新概念。當時包括我在內的多位從歐洲轉移到美國西部洛杉磯的許多同鄉,以及從台灣赴美的許信良、謝聰敏、林水泉,再結合了洛城在地的許丕龍、楊加猷、鄭紹良、江昭儀、陳芳明、羅慕義、王耀南、顏朝明、蔡建仁、胡忠信、孫慶餘、陳婉貞,還有從法國過來的張維嘉、李鳳音等幾十人共同組成一個團隊並成立「美國美麗島週報社」發行「美麗島週報」,自此展開了從事「職業」的反國民黨運動(後來從日本過來的史明獨立台灣會也加入)。

民國75年5月自立晚報報導,台灣革命黨解散後,旋即成立台灣民主黨仍不被執政當局接受,揚言回國仍不允許。   圖/洪哲勝提供
民國75年5月自立晚報報導,台灣革命黨解散後,旋即成立台灣民主黨仍不被執政當局接受,揚言回國仍不允許。   圖/洪哲勝提供
民國75年5月自立晚報披露,台灣革命黨解散後成立的台灣民主黨宣稱要返國突破黨禁,國民黨重申不歡迎立場。   圖/洪哲勝提供
民國75年5月自立晚報披露,台灣革命黨解散後成立的台灣民主黨宣稱要返國突破黨禁,國民黨重申不歡迎立場。   圖/洪哲勝提供

話題討論

熱門話題 more >
  • 字體調整
  • top
  • 留言
  • 更多
留言
引用
發文
追蹤
字級
請注意
說明文字